© Alaric|Powered by LOFTER
人生天地间,忽如远行客。

       近些日子好像挺不安生。下定了决心要去锻炼了,老天连下了4天雨,还偏每次都逢我刚换好衣服走到楼门前,今天若是在上演一次,是不是有理由值得我怀疑你喜欢轻轻地听我说:操你大爷。韩生说我这个人做什么都是3分钟热,若不是我坚持背下了60天的单词,恐怕他这辈子都不会相信我能坚持某件事超过10天。今天已是跑步第20天,又有可以扇他小子嘴巴的资本,不免有些得意。早些时候我在图书馆正看着冯唐的书,妹妹来电话,当地两所比较好的高中录取线出来了,她刚好上了收分较低的那所高中,不用去镇上的中学读书了。我笑了笑,

“早就跟你说过你一定考得上的。”

“只过线10分。好险”

“幸好我没有劝你去报我的母校,若是以后没得相机帮我提,会不会怨我一辈子?”

“........”

妹妹的这个人生路程总算是走完了一个段了,随后便看到他在社交软件上写道:去你的!中考。

我回:该来的。还有高考,研考,博考,你想不想都试一遍。

总是该为你感到高兴的,这真是一个好消息。让我不愉快的心情也有了些许起色。

书看到倒数六十五页。

打算今晚把它解决掉,以免耽误明天的安排。我这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得来的毛病,讲好了要看完,没完成浑身不得劲,话也不想说,好脸色也不想给。我经常在思考,为什么我觉得我的一个小时总是过得这么快,而别人的一个小时去似乎过得很慢,可以做很多事,后来我知道了。跟冯唐吃过的苦比起来,我简直把自己置于何种安逸的环境中啊:

“苦,其实有很多种,扛大包,卖苦力,是一种苦。这种苦,我(冯唐)虽然,没吃过,但是我也未必不能吃。反之,我吃的苦,卖苦力的不一定能吃。《汉书》上记载,董仲舒求学期间‘三年不窥园’,也就是说念书念得入迷,三年以来,花园里天天有姑娘光了屁股洗澡,但是董仲舒就是不看一眼。我中学的时候,读到这儿,总是不解:这有什么,我也行呀,还好意思记到史书里让后人追思。上了大学,心智渐开,世事渐杂,我们楼下若是有姑娘洗澡,我肯定去看了。但是我每天下午五点去自习,晚上一两点回宿舍睡觉,长年如一。我有我屁股为证。我每每在浴室镜子里看见我的屁股,每每感慨万千。别人的屁股是圆的,我的是方的,这么多年坐下来,是弹不起来的那种方,没有弹性了。彼二人的屁股是白的,我的是黑的,这么多年给坐黑的,色素沉积。你别笑,别不信,我将来有机会一定给你看。不能给你看屁股,但是你可以看我的中指,你看我的中和你的有什么不同?对的,我的中指是弯的。原来没有电脑,我又爱写东西,写的字多了,用力大了时间一长它就弯了。”

你看冯唐的文字,总有种会被他忽悠进去的感觉。没准他的屁股还是白的,还很有弹性。那些整天坐在书桌前从早上6点坐到晚上11点的高中生们岂不是人人都有一乌黑亮丽的臀部?

有时候我想我也写写冯唐写的那些黄段子,我也来“淫荡”一把。(冯唐说在他的字典里,“淫荡绝对是个好词,就像《红楼梦》里说贾宝玉是天下第一淫人,是在夸他。”他讲他女朋友很淫荡惹女友生气时如是说)

你看,一个骨子里就生性“淫荡”的人,才写的出《不二》、才写得出《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》。这也得益于他有“良好”的家庭教育。他立志要为母亲买一栋到处都有厕所的大房子时,他母亲早就看穿了他,他对冯唐说:“你不应该在意房子的好坏,我其实也不在意房子。《蒙古秘史》记载,我们的祖先成吉思汗说过:‘有一天,我的子嗣们放弃了自在的游牧生活,而住进了污泥造成的房屋时,那就是蒙古人的末日了。’打小我就看出来了,你骨子游牧民族的血将诱惑你行走四方,旅行箱里便是全部家当,生活在边缘上,拍拍屁股明天就是另外一个地方。你一旦求田问舍,买了带好些厕所的房子,你的气数就算尽了。”

你看,凡事都是有因果来由的,什么样的环境和氛围,决定了你成为什么样的人。像我,就只能拍拍照片,写写小日记。

倒数三十五页,电话又响了。

我妈来的电话,正想她呢,来得还挺是时候。